汤圆-YUMIKO-

无忧无患亦无期

【应舟】再见

有很多私设……基本是原著设定+天大脑洞。

话说在前面:两个人都没做错,也都错的离谱!

====================================================


二十八岁的时候,他在汴京城又遇到了方应看。师妹穿着大红衣裳,笑的灿烂,恍惚间还是三清山上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可是一转眼,她就已经这么大了,就已经成熟到可以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勇敢的面对自己所剩无几的人生路了。他不是不自责,也不是不叹息,但是往来道贺的人群中,看到熟悉的龙纹衣袍的那一刻,他的心里是真的升腾出些许疲惫的笑意。


他说,好巧啊。


他说,你也在这里。


二十三四的时候,他正为了师妹的事跑塞北闯毁诺,没有一天不在心惊胆战,而方应看亦是为了京城里汹涌的暗潮四处奔波头破血流。情丝难断是假,聚少离多是真。起初,方应看偶尔会问他:“这么为了她忧心操劳,你把我放在哪里?”他答不上来,也许是自己真的对师妹情缘未了,也许他只是放不下这个担子,放不下自己从小担到大的责任。得不到回答,对方后来便也不再过问,也许他确实觉得自己问的有些不够体贴,又也许他只是不想再问,谁又说得清楚呢。


没有人先提出来的。感情这东西,就像沙做的塔,没有人去塑它,用水去粘它,成天风吹日晒,忽然一天它就散了。他们之间也不例外。谁还记得是第几年零几个月零几天呢,他寻药途经扬州城,闹市中听见几句风言风语,说是这几日有人瞧见神通侯带着哪家小姐正在城东游玩呢。他心里一怔,意外的镇静,镇静到仿佛早就料到了一般,仿佛是松了一口长气,有些空落落的。他心想,那小姐我是见过的,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冰雪都能给融化了。他又心想,这次,大概是真的结束了。那之后他没再给对方寄过信,即使只是一年一次的报平安也不再有了。


二十岁刚过的时候,方应看偷偷带他溜出过一次汴京。那个时候他还在神侯府接连的迷案和师妹有些恶化的病情间焦头烂额,心思缭乱得像团稻草。对方就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也不知道事先费了多少神才排开了自己的朝务,带他跑到仙居原去。他们在栖鹿林听呦呦鹿鸣,在星羽原吹万千飞絮,在吟风崖听海浪翻滚,在碎月湾观碧海潮生。累了,他靠在对方身侧看繁星,那是他第一次觉得,三清山之外的星空也能美的那么温暖,美的那么近,仿佛触手可及。


他觉得他会永远记得那个夜晚,谁松开了谁的发,谁和谁的指尖相缠,谁和谁交换着暧昧的喘息与情话。他记得那星月夜,迷迷糊糊听见,耳畔人的呼吸声盖过了窗外有些萧瑟的夜风,朦朦胧胧看见,不算满的月亮在窗帘的栅格间影绰。


十七八岁的时候,他第一次到汴京,跟着师妹住在神侯府。他是没想到会在这里又遇到那个人的。但是一切都不一样了,那个人现在是高高在上的神通侯爷,一颦一笑间都是满满的自信骄傲、不可一世。他知道自己也变了,曾经的小男孩早就被他埋葬了,站在这里的只是叶问舟,不知来处、但问归途的叶问舟。他觉得自己像只灰败的小老鼠,而方应看就是那只气势汹汹的大猫。小老鼠不是不想和威风凛凛的大猫做朋友啊,但他们真的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一个路口错过了,还有下一次机会么?他只能躲着,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而被大猫捉到的那次纯属意外,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师妹给背叛了。但是对方熟悉的故作姿态和嘴刁心软却莫名的,让他安心。他想着,原来是我误会了,他还是那个人啊,一点没变。所以后来当方应看拉住他的手欲言又止的时候,他是真的没有猜到他们的关系会发生那样的变化,他还颇有些落寞的想:这个傻子,喜欢师妹就直接去说啊。


十五六岁的时候,他在三清山。每天练练剑,折折花,指导师妹的三脚猫功夫,给师妹煎药做点心,陪师妹聊天看星星。有时候师弟们会起哄,有时候连雪青师姐都会笑他,怕不是看上小师妹了。他笑笑,反驳道,不是啦,你们都在瞎想些什么啊。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三清山是他的家,无亲无故的师妹是他最难以割舍的亲人和牵挂。


早在进山的时候,师父就告诫他,不问来处。但偶尔啊,他一个人看星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小时候看到的是不是同一片星空呢,那时候一起看星星的那个小哥哥现在又是什么样子呢?


七八岁的时候,他被师父从死人堆捡出来,带回了三清山。他记得那些磷磷刀光,那些吓人的哭喊,和那些人身上怎么捂都还是会汩汩涌血的洞。他没有失过忆,可是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他回忆起年少时光,都只剩下了不断的噩梦和从噩梦中的惊醒。


但是他不会知道的,千里外的江南,有个年纪稍长的少年站在树下等了他好久好久,下雨了,他的衣服都被打湿了,树上桃花落了一地,凄凄惨惨的,一点都不灿烂了,他不走,他还是等,等的指尖都凉透了。


五岁的时候,爹爹带着一个不认识的巨侠叔叔到家里来做客了,跟着来的还有一个小哥哥,长得特别好看。他问:“你怎么都不会笑啊?”他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呀?没关系的,我带你吃糖葫芦,带你爬山,带你看星星,什么不开心的事马上就忘光啦!”他又问:“听说你是从漠北来的,漠北的星星好看吗,有江南的好看吗?”


他爬到棵大桃花树上,随意在花间落了座,两只脚自在的晃荡晃荡。树下人果然被他吊出了些许担忧的表情,张了张嘴又不知该说什么,也三两下开始往树上爬,结果突然被一枝开得正茂的桃花怼了一脸。罪魁祸首露出一张笑眯眯的脸,说:“记好了,我叫李慕苏,仰慕苏大学士的慕苏。你长得这么好看,可惜就是不多笑笑……你要是笑一下,我以后就叫你好看哥哥怎么样!”对方有些泛红的脸被遮在花后看不真切,他也没有在意,继续絮絮叨叨:“今后每年你都来陪我好不好,我们可以坐在这里看桃花,你要是夏天来,我还可以请你吃莲花酥……好不好呀好看哥哥?”


那个时候的方应砍在想,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祸害啊。但又忽然觉得,也许就这么被他祸害一辈子,倒也挺好的。


====================================================

依旧是半夜产物,写得头脑不清醒。其实就是两个人想的不一样了,不合拍了,然后自然而然就心照不宣和平分手了。和小侯爷一起的那个小姐也就是因为和师兄几分相像,被当成个慰藉,他对她没别的心思。师兄对旅妹也就是纯粹的放不下而已。但是到最后两个人谈恋爱都谈得累了,谁又能说他们俩之间的不是放不下的负担呢。不想在一起了就是不想在一起了,说到底,其他理由都是借口。


呜呜呜但是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要让旅妹按紧他俩的头给我复合哇!!!


【应舟】迟来的中秋快乐

不好意思作业交晚了orz

===================================================


      方应看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门廊处仍亮着一盏颇有些昏黄的小夜灯,是去年年底置办年货的时候叶问舟顺手捞回来的,因此虽不符合他一贯富贵张扬的做派,倒也逃过了被丢进垃圾箱的厄运。客厅内却是全然暗下来了,他叹了口气,心里倒也清楚:墙上挂钟时针都快转到三了,他原就没盼对方候着。


      轻轻推开虚掩的卧室门,叶问舟果然已经睡下了。窗帘竟也没拉上,略有些西沉了的圆月飘飘摇摇洒下一地清光,浪漫之余竟让方大警督徒生了些孤寂的意味。他跪坐在床边,撩拨了两下叶问舟睡乱了的额发,道:“我回来了。”


      他自觉是放轻了声响不惊扰到睡梦中的爱人的,但叶问舟却还是眼睫轻颤,仿佛跟睡意斗争似的挣扎了几下,然后睁开了眸子:“嗯……回来了?”


    “吵醒你了?”方应看瞧着他睡意懵懂的样子,语气也不自觉带上了些笑意,“突然有个急案,神侯队的废物们一时也走不开。留你一个人在家,等我等的辛不辛苦?”


    “辛苦啊。”


      方应看一肚子花花肠子甜言蜜语顿时给噎了回去。他还真没料到叶问舟会这样回答。不过实在又是自己对不住人家,两个没亲没故的人,又都是公职人员常年无休的,以前一个人闯荡惯了,倒也无妨,如今心里互相有了牵挂,总是聚少离多的,这好不容易约着过个中秋,正甜甜蜜蜜吃着月饼等日落呢,还要被局长一通急电搅了局,搁谁谁生气。要是换了他以前的纨绔心性,不把局里搞得翻江倒海是不会罢休的。


      叶问舟是真的困了,抬眼又看了他几下,确认完了是那个“方小侯爷”,没缺胳膊少腿,便又阖上了眼皮,翻个身,转眼就要沉入梦乡。方应看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对方角度柔和的眉眼,心里则越想越不是个滋味,越怨怼起那不挑时辰的嫌疑人,怨怼起没眼力见的诸葛局长,顺带怨怼起自己真不是个东西,憋了半天竟憋不出一句话来,全无平时舌灿莲花的功力。


      叶问舟这时候幽幽接上自己的话头:“……不过也没关系。今年的中秋过了,还有明年的、后年的、大后年的、好多好多年后的……想吃月饼的话,什么时候我都可以做给你吃。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后半句话淹没在绵长的呼吸声中,这下他是真的睡了过去。


      睡着的人自是可以没心没肺了,醒着的人心里却是波涛翻滚。那些胡乱且有些阴毒的怨怼被轻飘飘几句梦话一下就吹散了,清明心眼里只剩下一股热流,让人在寂清秋夜也不至于凉了指尖温存。方应看心道,这家伙不知是不是睡迷糊了,谁是谁的人,也真敢说啊。


      他在叶问舟额际落下一吻,动作轻柔。这一吻若是落在额心就会多几分虔诚,落在眉眼则多了几分轻佻,所以他唯独将这一吻落在了别处,缱绻缠绵,曳曳生姿,而又情深意重,悠久绵长,像一个浸透了月色的承诺。


      他说:“中秋快乐。”

      对着明月,对着家,对着他的牵挂。


===================================================

偷偷艾特 @kotonami_wataru 

现在已经该祝你国庆快落啦!


【应舟】一句土味情话的扩写

交作业 @kotonami_wataru 

都是这个人逼我下水写文的!辣眼预警!流水账文手!完全不像谈恋爱系列!

------------------------------------------------------------------------------------------------



叶三妹和那无情离开的第二天,方应看还是忍不住顺路去了神侯府。尽管看门的几个衙役确实对这位恶名昭著的方小侯爷的到来感到惊惧,神侯府内却露了春色,一派欣欣向荣之景,颇有些欢迎他的意思。只是,那惹人厌的冰块脸和傻呵呵的女孩不在,虽说少了些男女情爱的酸臭,却也着实让本就不热闹的小院清寂不少。


阶下那只猫儿,他曾在女孩儿怀里见过的。想来两位主人新婚燕尔,急于逍遥世间,也没顾及把这拖油瓶带上。小猫儿看着比上次又壮实了不少,正卧在徐徐春风中,很是无礼地对方小侯爷打了个哈欠以示问候,又接着眯起眼睛打盹。


方应看倒也懒得和它计较,径自走到偏院,轻车熟路推门而入。


门内那人本是背对着他在拾掇东西的,听闻声响,忽地一惊,慌忙转过身来,摆出一副要拔剑的姿态,发现是方应看,这才放松下来,又恢复平日里温润无害的样子,“原来是方侯爷,失礼了。”


“不失礼。”方应看摆摆手,倒颇有些做主人的气派,“若是见人破门而入,却仍坐以待毙,那才丢了你们神侯府的脸面。……你这是要回三清山?”他扫了眼那些收拾好的包裹,料是再愚笨的人也知道叶问舟在做甚了。


叶问舟也不再打官腔,一双清澈的眸子平白让人觉得添了几分落寞,“是啊。如今师妹蛊毒已解,又有无情师兄相伴左右。他们二人互相扶持,我这个做人师兄弟的,也不好再多做叨扰。”


方应看自知戳了他痛处,不再多说什么,摇开手中乌骨扇,自在逍遥落了座,是摆明了座上宾的架势。好在叶问舟也没有什么扭扭捏捏的小家子气,迅速整理了心绪,转口问:“只是不知,方侯爷这次亲自前来神侯府,可是又有什么急案?”


“放心,没什么大事。就算有,也和你那比猪还能吃的师妹没半分关系。”方应看冷冰冰地说。这叶家师兄,温吞水慢悠悠的性子,旁的人眼里多么乖巧懂事个宝贝,他看着却总觉得气人。开口闭口温雅得体却又拒人千里,这人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怕都是扔给了他师妹不成?


好在叶家师兄没有纠结于他没来由的粗鲁,依旧是眉眼弯弯地问:“早春物候干燥,方侯爷可要喝点什么?”又见方应看没有回答的意思,他便自己去翻出一包茶叶沏茶去了。


方应看摇着他那把乌骨扇。他自认善于阅人,这城府清浅的叶问舟自然也是读得懂的。师兄妹二人青梅竹马感情深挚,如今疼爱备至的师妹嫁了人,叶问舟自然是要感慨伤怀的,可他端的对那傻丫头没动一点别的心思?若没有,又为何看起来总有些失魂落魄?


世人道那无情是皎皎白月光,如今白月光被贪食的小天狗叼了去,徒留下叶问舟这脉春水,寂静流淌。方应看是真觉得叶问舟像脉春水,柔软清澈的眉眼像,不急不缓的性子也像,亲近时的温柔体贴像,陌生时的冷静疏离也像,偶尔俏皮的少年气息像,平日故作稳重的成熟也像。即使是自觉自恋如方应看,也会觉得叶问舟这人着实是讨人喜欢,也叫人心疼。可他是从小在官场中摸爬滚打,凭一己之力屹立至今的神枪血剑小侯爷,随便心疼别人这种事,他不会做,也不能做。


叶问舟沏好了茶,走到方应看跟前,依旧是那副温顺的眉眼。


茶香袅袅,方应看闻得出,是他喜欢的明前龙井。他扯住叶问舟的衣袖,“我要……呵护你,不知叶师兄给,与不给?”


既不能随便心疼,那便把他捧于手心,宠到天上去,也就断无心疼之理了。笑话,这世间之大,没有他神通侯爷方应看做不成的事。



------------------------------------------------------------------------------------------------

大概也许是写不出后续了叭orz



大半夜和基友的脑洞

石油味的小侯爷我喜hhhhhhh
其实还有提到师兄如果也走沙雕风的话可能是土味的
因为泥人梗。。。

kotonami_wataru:

 @cerlo 


和基友扯到ABO设定下的众人应该是什么信息素


然后得出一致结论 师兄当然是西湖莲花的气息


我:“那方好看呢”


二人陷入沉默


基友:“.....钱的味道”


........




于是我们觉得方好看的信息素可能是矿味.......


写起文来可能就是这样的 :


......恍惚间仿佛感觉置身于金山之中,她心下一动,知道是方应看来了......




至于“我”自己....一个只能靠捡垃圾养男人的非酋


大概是……垃圾桶味的.......QAQ


(沙雕...不妥删)



心好痛
作为一个刚入坑未满二十天的萌新,见证了节分大家肝我零的残暴程度,这次本来想着拿一张leo就满足了结果还是功亏一篑
感觉自己课的金都喂了汪口了。。。
本来都快心态崩盘,想想还是因为自己图样图森破没有预料到最后二十秒排名的直线下降
就当买个教训
现在可以安心开始咸鱼复刻了

一个突发奇想的小故事
#单身JB永远是单身JB#

鲨美情景剧练习
封面借用某大大的表情包(见图片左下角)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第二弹
算是第一弹的前后传吧
我们的口号是:搞事!搞事!搞事!

和基友表情包大战的产物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了orz

附第二弹链接http://cerlo.lofter.com/post/1eead50a_1152b56d